疼痛的风景

一个爱旅行的人,一个电脑迷,一个喜欢写作的人。

火线抢险,

火线抢险

队长,机修,耙装机司机,班长,以及全班的工友,在皮带断,耙装机油管漏油,即装停炮,严重影响生产的情况下,全力合作,两个半小时,耙装机修好,皮带接好。下班时,一切恢复正常,演艺了最完美的井下机械设备抢险。 

                                                                                                                                                                                                                                                                     李中华


     

笔者在第一项目部一份队职工。7号四点班,晚上八点,掌子头的打眼工正在打前进眼,后面扒装机在紧张的出渣。我正在耙装机二运机尾看二运,忽然。掌子头方向的看皮带机尾的同事张伟杰使劲的冲着我晃矿灯。我觉得事情不妙。紧急停了二运皮带,事后,我才知道,我们出渣依赖的近1300米的皮带在皮带机尾断了,短点在两节皮带接头处。皮带扣由于超负荷运转,撕裂。皮带断了之后,下皮带头在二运第二节二运架子下方,上皮带由于惯性,皮带头已经跑到了皮带机尾后面40米处。本来工们都提着劲赶紧出渣好放炮下班的,我心里一紧。就剩两米,渣都出完了,差一点,皮带故障。今天没有跟班工长,没有跟班机修,班里伙计们没有人会打扣接皮带,今天要是再接皮带放炮,肯定要过点了,回家说不定又三四点了。

  张伟杰第一时间大呼小叫的喊着,汇报班长王彭辉,皮带断了,大皮带断了。伴随着隆隆的二八钻的声音,彭辉慌里慌张的跑出来。一再问。怎么回事,确认皮带断了以后,第一时间,给队里打了电话。汇报一线的情况。队领导指示,继续组织放炮。随即,班里伙计们一致决定,把二运摘了,开耙装机掌子头耙耙,打下部眼放炮。谁成想,从别的项目部拉来的已经掘进了一千多米的旧耙装机再耙装机没有耙几下,油管漏油,随即停了下来。

       王彭辉安排小朋,川川两个人去外面抬接皮带用的扣机,我去外面找拉皮带用的钢丝绳,随后把皮带机尾的渣给清了,班长沿巷道往外走了几百米,去找油管,等耙装机修好了之后,又接着耙渣了。跟班电工,出去松皮带爬车,准备拉皮带。

      等前面开始打下部前进眼的时候。王彭辉就和我一起,开始想办法用耙装机拉皮带,把两个皮带头从二运下面,二运后面的两个皮带头,拉到皮带机尾后面,方便机修接皮带。从来就没有这么处理过皮带,大家心里都没有底,好在,我找来的一长一短钢丝绳,刚好短的,能拉下皮带,勉强够着,拉完下皮带后,开始拉上皮带,由于上皮带跑的更远,用长绳穿在二运下面拉,之后又穿过机尾拉,一连拉了三次,没有想到,竟然拉够了。

    耙装机退出来了之后,撑子头就开始装药了, 我们几个打杂的开始收东西,没想到,班长依旧不死心,一定要处理好皮带,随后,我们一起想法设法,或是趴着,或是钻到二运下面,用各种能找以的工具,把刚才拉的下皮带头,把从滚筒下方穿了出来。给机修创造更好的,接皮带的条件,等机修来时,就可以直接接皮带,不用倒腃了。此时,药已经基本装完,开始全面收家伙什了,我以为,处理皮带,到此为止,已经功德圆满意了。

     没想到,就在放炮前的十分种左右的时间里,两个机修,都一头大汗的,一个抱着皮带扣,一个拿着尺子,穿条,电工刀从天而降,出现在了我面前,两个人一刻也没有停下来,湾腰就开始用尺子截皮带,不管放炮前能不能接上皮带,在这关建时候,我肯定得帮上一把,同时,他们说,出去抬皮带扣机的两个伙计,马上就到,就差五十米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上下皮带截好的时候,扣机到了耙装机后面,两个伙计正在一个水管处洗脸,喘着粗气。谁能想到,一千三四百米的巷道,两个人,硬是把一个铁架子,一个扣机机头给弄了过来。随即,扣机就被抬到了皮带机尾,用最快的速度,跟放炮抢时间,开始了打扣,此时,收家伙,已经进放了尾声,各种钻,风水带早已收完了。工友们都要开始收风筒,大风带,放炮员也开始连线,检查线路,确认正常了,马上放炮了,等东西彻底收完时,最后一个皮带扣已经打的只剩二百宽了。随即接上皮带完工,几个人,合伙抬着架子出去放炮。那时候,才十点半左右,

    等放完第二炮,下班背着包出去的时候,路过皮带机头,看到两个机修正在努力的调试皮带,紧皮带。

     坐到候罐室等罐的时候,没想到两个机修也上来的,说起今天的事儿,两个机修说,他们八点十几分,接到我们队长的电话,上班下井接皮带,两个人正在家陪着孩子老婆看电视的同事,随即收拾东西骑着摩托从家出发,下井接皮带,到单位跟队长碰面,了解了一下情况后,九点二十带着皮带扣下井,谁知,刚好有罐,刚好猴车开着,一切都是刚刚好,升井的时候,不到十二点,皮带已经恢复的正常。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个人简介
名字:李中华
网名:疼痛的风景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在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fxkj168@126.com
旺旺: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2004在技校学习电脑,之后致力于网络营销,网站建设的研究,是一个电脑爱好者(建过各种网站,会有各种常见软件,收集7000G戏曲资料免费分享给网友),一个户外爱好者(孤身一人走遍了至少百度之20的中国),一个摄影爱好者(本人的旅行相册超过5万张),一个文学爱好者(写过各种游记,文章近八十万)本站的游记只保存一些有代表性的相片,更多相片请到网站个人相册页面里查看
本站访客统计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网站分类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275
  • 页面总数:4
  • 分类总数:3
  • 标签总数:130
  • 评论总数:36
  • 浏览总数:144837
友情连接
我走过的那些地方
文章归档

Powered By Z-BlogPHP 1.6.5 Valyria

豫ICP备1300892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