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的风景

一个爱旅行的人,一个电脑迷,一个喜欢写作的人。

建井人柳建华

初识建华时,是由于工作需要,我的建华分到一个班,建华个子不高,光着个膀子,露出精壮的汗毛,工作起来尽职尽责,总是出色的完成班里分配的任务,工作之余或是上下班闲聊,才知道他02年,就来一处参加工作,当了二年工人之后,就一直当着大班长,十多年来,他在老婆长期照顾孩子不上班的情况下,以一已之力,用上班的工资,独自养活起了四个孩子,其中两个大学生,一个高三学生,一个中学生,撑起了一个完整的家。为了供养孩子们上大学,建华省吃俭用,把所有的收入,都用在了孩子学费,生活费等平常开销上。,建华二十年没有买房子,买车,一家几口依旧租住在一矿附近村庄的一座小院。平常骑着一辆旧摩托车上下班。 

        建华来自于周口太康,那里是康王故里,相传是两千多年前战国时代的康王的属地,小时候生活在一个三口之家,父亲是跑江湖倒卖小商品的,只要不违法,什么都卖,什么地方都去,常年拉着架子车在外,附近的山东,安微,江苏等地都去过,家境在村子里中等靠上,吃花用度不用愁,是村子里小伙伴羡慕的对像。

        长年的奔波,积劳成疾,有一年年末,父亲一回来,就病倒了,农村里医疗资源匮乏,有点小病小灾的,多数都是跟据土方,或是老一辈流传下来的方式治病,在找朗中看病期间,不知是听谁说的,喝猪血能治他的病,等过年村子有一户人家杀猪。建华的父亲好说歹说的,终于跟人家要来了两碗猪血,按方子本该喝一碗的,想快点治病,就一骨脑的把两碗都喝完了,想着猪血在那个年代虽不是平常之物,也绝不是什么有害之物,谁知竟喝多了,病的更利害了,不久后父亲就去世了。他过了一个很艰难的春节。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从此只剩下娘俩的建华,家里的积蓄也越来越少,渐渐便成了家里的劳力,特别是在农忙的时候,家里八亩地,建华很快都能给家里帮上忙了,割麦碾场,样样都会,即使这样指望母子两个也不行,每年麦收还都是靠亲戚,邻居的帮忙下,才能收完庄稼,有邻居帮忙了,抽一点空儿,建华自然也要到别人家帮忙, 整个麦季,都没有闲的时候,繁重的劳动,让他从小都对农活记忆优新。他的好日子,再也没有了,初中末毕业,建华就辍学在家务农了。 

       农村人都结婚的早,建华和村子里的小伙子一样,十几岁的他就早早的结了婚。流行打工后,建华利用农闲的时候四处打工,先去了新疆干了六年,又去了内蒙,东北,南方等地,干活的时间不等。每年麦收种秋,再回家照顾农活,为了种地也买一辆小四轮,平常留下婆媳两人在家带孩子,日子还算过得去。条件好一点的时候,家里养着一头母猪,平常天天去县城附近跑三轮拉客。

       建华的表姐一直平顶山煤矿上班,02年春节回家,表姐动员建华来到平顶山工作,已经有了三个女孩的建华随着表姐来到了平顶山,成为了新时代的建井人,几个月后,母亲病了,建华为了回家照顾母亲,歇了一个月,天天开着三轮拉着母亲跑前跑后的在县里乡里四处看病,,等母亲好了一以后,就返回工地上班了。

       谁知没有多久母亲在家出门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摔倒了,从此再也没有站起来,成为了偏瘫,为了照顾一家老小,建华只好开着家里拉客的机动三轮,把一大家子人及行李,都带到了平顶山,在一矿北山一处的棚户区里,租了两间老一处工人的房子,从此便长期留在了平顶山,成为了一个彻底的四处奔波的建井人。同时为方便照顾母亲,申请从十三矿调到了一矿院里,两个人悉心照料,年末母亲不在后,就在平顶山火化了。

       06年的时候,随着单位的需要,调到了唐山项目部,几个月后,为了照顾最小的孩子,把媳妇,老三都带到了唐山,这样更好的年幼的孩子。家里两孩子只好让姥姥来了平顶山一住就是几个月,照顾刚上学不久的老大,老二。第二年后,又有了老四,更忙了。

       12年夏,建华租了附近小区六楼的一套房子,由于照顾不周,四妮从六楼的窗户处不幸掉了下去,除了摔断了小腿之处,其它竟然没有事,当时也没有上新闻。之后的月余,建华和媳妇抱着孩子在平顶山片子确定伤情,为了省钱,回到老家常营,在一家附近知名的私人医院就诊,一连呆了一个多月,留守在平顶山的三个孩子只好天天去建华表姐家吃饭了。一家人隔对着,终于过了月余。等能下床时,才回来。

        随着一处工程的变动,建华先后去了六七个工地,敬敬业业的工作,工作三年的时候,就开始当大班长,一连当了十几年,工资悉数用在了孩子身上。媳妇在家照顾孩子,四个孩子的吃喝,学费可是一笔不少的开支,但凡是人家孩子有的,他家的孩子 一样也不会少。大学生一月一千块钱的生活费,是少不了的。等孩子大了一点后,花销更大了,建华常说,再苦也不能苦了上学的孩子。

        最困难的时候,就是老大上着大学时,一年学费三四千,为了缴学费,老大一连贷了两年的助学贷款。家里为了影响老二学习,让他去了一个全封闭私人学校,尽管每年免1000学费,其生活费及其它费用,也是公立学校的两倍。其它两个孩子也在上着学,虽然中小学不收学费了,每个孩子的吃花用度,都是一大项,即使那个时候,建华一直当着大班长,发着当时班里面的最高工资,还是每个月的工资都要花光,那几年,一个钱也没有存着。为了补贴家用,媳妇也在平顶山到处打工,去过商场超市火锅店。白天上班,中午晚上还要赶着给孩子们做饭洗衣等。

        孩子一个一个的成材,也成建华的骄傲,当别的同事一门心思的买房子,买车的时候,建华就一门心思的培养孩子,一提起孩子,就有说不完的话题。老大已经毕业两年了,在郑州的一所学校任初三的班主任,一月近万元的工资,加上年底的各种补贴,一年又多发一月工资,这不,过年发了工资,分别给老两口买了衣服,建华别提多高兴了。去年又申请到郑州公租房,一月三百块钱住着小两室一厅,虽然地方是偏了一点,至少也有了一个家了,女婿学的电脑专业,是公司的骨干,月月出差,全国各地去了不少地方。每当的有空的时候,建华就会打开手机,看看他女婿发来的飞机上拍的雪山照片,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老二在外上的学前教育,大一了,如今寒假期间,正在苏州打工,虽然年前挣不了几个钱,至少苏州相比平顶山也是一个大地方,开开眼界,每当女儿发来在苏州的相片,建华都会打开好好看看,再保存到手机里。老三正在上高三,二次模拟考试,在几千名学生里考了六百多名,一本没有问题。老四正在附近的一所中学上学的,是唯一能天天回家的孩子 。几个孩子都不在家,也许只有在过年的时候,家里才会更热闹一点。

       夜晚,我们一起下班,建华一脸幸福的骑着用老大寄的钱买的电动三轮,从工地回家了。  

       闲聊的时候,建华常说,人家都买了一套房子,两套房子,我用十几年的时间上班挣钱,给国家培养了三个大学生,这不比挣一套房子强么。建华一直向往着,等再过二年,等老二毕了业,家里有闲钱,负担少了一点,也买套房,百十平方都行, 孩子们回来了,有地方住就行。 


  • 评论列表
  •  访客
     发布于 2020-04-11 11:50:39  回复该评论
  • 真人叙事,感同身受,文笔朴实,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个人简介
名字:李中华
网名:疼痛的风景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在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fxkj168@126.com
旺旺: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2004在技校学习电脑,之后致力于网络营销,网站建设的研究,是一个电脑爱好者(建过各种网站,会有各种常见软件,收集7000G戏曲资料免费分享给网友),一个户外爱好者(孤身一人走遍了至少百度之20的中国),一个摄影爱好者(本人的旅行相册超过5万张),一个文学爱好者(写过各种游记,文章近八十万)本站的游记只保存一些有代表性的相片,更多相片请到网站个人相册页面里查看
本站访客统计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网站分类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275
  • 页面总数:4
  • 分类总数:3
  • 标签总数:130
  • 评论总数:36
  • 浏览总数:144837
友情连接
我走过的那些地方
文章归档

Powered By Z-BlogPHP 1.6.5 Valyria

豫ICP备1300892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