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的风景

一个爱旅行的人,一个电脑迷,一个喜欢写作的人。

响应市县文艺界“牢记使命,不忘初心”助力脱贫攻坚采风活动(三)


(二十二)第三天早上
    一晚上都没有觉得睡好,早上五点多的时候,又醒了,一直觉得可困,又睡不着,满耳都是大车路过的声音,几乎响了整整一个晚上。不时的看了一会新闻,想着看会书吧,杨老师正在睡的,只好不时的翻翻这翻翻那的,一直到天快亮了,才又睡了一小会,随后闹钟响了,特别困,磨磨叽叽的到了七点多一点,我才起来,收拾了一下东西,在杨老师促下,我才随着下楼去了。
    昨天贾师傅也没有说,到底早上会不会来接我们,我们也不好直接打电话要车吧,只好两个人一起沿着马路,向乡政府的方向走去,濗秋的早上,到少四级风刮着,冻得我是没有一点办法,就是我说着冷的事的时候,杨老师穿的比我厚多了。贾师傅开着车来了,我们随即坐上了车,直奔乡政府而去。
    我们到的时候,都快做好饭了,打开餐厅的房门,我们两个抢着去端饭,就在我们去厨房的间隙里,我才注意到蒸柜的附近的墙上,有一个付款二维码,听崔师傅讲,崔师傅在也在乡政府上班,,同时承包了乡政府的食堂,除了正常工资外,厨房一个月1500块钱。乡里所有的工作人员在这里吃饭都要付钱的,只是付费比较少,五块钱面条管饱,其它的饭,也都有定价的,这让我有点想不到了。
       吃完饭的时候,在李主任的房间里少停了一会儿,中间给天建农业的师傅打电话,通知了他们一下,等到八点二十多的时候,我们才出发,汽车沿着311国道向西出了马楼大街后,向西走了一段路,向北走去,没有多远,就拐弯进了一个大院,院子里东侧停了几辆农业机械,门口停了一辆洒水车,西侧几排彩板房,正对着大门的,最后一排房子是他们的办公室,我们的车直接停在了办公室门口。在贾师傅的介绍下,我们进了天建农业的办公室。



(二十三)天建农业
       房间里有点儿乱,除了一台电脑,房间的墙上有一个大黑板,上面用自来水笔写了一排粉笔字,用不太标准的粉笔字写了农场里主要种的几种菜。负责接待我们的是天建公司的李绍,主抓天建农业生产的。我们坐在他办公室里,李主任热情的给我们泡上咖啡,就建农业的一些事情我们聊了起来。
     据李主管的介绍,天建农业在前几年,以高于马楼土地流转价行情200,每亩1000的价格,总计承包了马楼乡西北部连成片的千佘亩地,除了马楼北边的一大片地之外,在尧场村东边的地里,也包了好大一片地,承包了这后,与附近的农民签定合同。一签至少十年,随后他们根据地块,在地域的中间,修建机井,并在地里,排好管子,用于浇地。每年化验两次土质,来确定施什么肥。
       聊天间,我们得知,他们主要种南方人常吃的芥蓝,南方也被称为水菜,是由于每天不停的浇水的缘故,保持地表不干。在作物的整个生长周期内,需要用烧汽油的喷雾器喷撒两次杀菌的农药,用来防虫害的,在快成熟的阶段,会打一种叶面肥,主要是为了成长的最后阶段,能让房子把颜色变的更鲜,更正一点。这也是为了市场的需要。等菜心长成到十六到十八公分时,选择菜的菜苔部分。把菜苔掐掉,装箱出售,余下菜叶菜根,直接被旋耕耙到了地里,当了肥料。在夏天日照时间最长的时候,从种到收23天长成。公司把种这种菜的地总地分成23块,,平均每天都要种菜,又每天都要收菜,这样工人每天都有活干了。每年一月份开始种第一茬菜,由于天气寒冷,生产周期很长,第一批菜要到三四月份,才出售,价格比较高。
        公司总计招聘近200人南方贵州的农民工,公司里主要的活计都是他们做的,从种菜,踢苗,掐菜,按工作量计算工钱,掐一斤菜给他们六毛钱,我们本地的贫困户主要做整地,收菜的候时负责在地头拉菜,用贵州的人时候,一辆车用一个装车的就够了,一个月一个人2700。用我们本地人时,主要考虑用乡里的贫困户,部分年龄有点大,我们车上用两人,,一个人负责装车,一个人负责在车上摆筐。公司再拿出来300块钱,作为补贴,一个人一个月1500块钱工资。
       眼看着表都九点多了,我们该起程上地里看看了,在李主管的引导下,我们去了公司保鲜车间,信步走到保鲜库里,库前有一个仓库月台,用于每天装车发货的,保险库里正常温度是1-3度,温度变高了会自动降温的,在保鲜车间一角,有一个冷冻车间,据介绍,是用来制做冰的,说是给南方送货时,放筐里保鲜用的。
保险库把每天收的钱,放到保险库里,过秤时,斤称不够的,再增加或是减少直到确保每筐都是15斤,一筐一块冰,晚上走高速,经过一整夜,第二天早就能达到南方广州等蔬菜批发市场,包一辆15米长的大箱货车,长期合同,包车费一个月至少一万,还不算油钱,司机工资,好在农业公司,免税,免高速费。蔬菜市场每天抽捡至少一次,哪怕只有一次不合格,市场也就没有了。所以,天建公司严把质量关。
        离开了冷冻车间后,我们信步向地里走去,李主任边走边介绍来自贵州农民工的情况,天建农业开始生产时,公司特地的去贵州招的一批工人,来这里的多。多数一家三口,或是亲戚好几个,一起来,也有女婿和丈夫一块的,贵州人对吃的方面特别讲究,每天都要吃肉,特别是吃那一种猪身上的板油,他们没有来的时候是两块钱斤,由于他们天天买板油,导致马楼乡的板油已经涨到了10一斤了,翻了几倍,除此之外,听卖板鸭的人讲,贵州人买买板鸭要比我们你便宜2块钱,说是他们不容易,应该便宜一点。
       公司把每一二百亩地,分成一个生产小组,每组十几个人,以一个人六七亩地的分成,负责一百多亩地,每次下地工作都是按组进行的,从种到收,理论上,谁种的地,谁来踢苗,谁来收。之前播种,都是地整好子以后,用手撒的,一亩地需要多少种,就给多少,种子像油籽一样小,今年夏,公司引进了一台精细播种机,这样效率提高了不少。夏天的时候,他们早上三点都起来,下地里去踢苗,到早上六七点的时候,回家吃一次饭,有时只是在地头上,买一些凉皮,热干面,米皮等对付一下。然后就接着干活了。白天的时候,他们开始掐菜台,每个人,一天有50个条码,每掐一筐菜,放一个条码在筐的一头,用来在入库时记录每个人的工作量的。据说个别能力强的人,一天五十个签都不够用。他们一直工作到下午四五点,才吃第二顿饭。十分的辛苦。一天的工作,也就结束了。他们的用每天的辛苦换来了每天二三百的收入,两口同时在这里打工的时候,一个月能近两万的收入。绝不弱于一个城市白领。
   从公司门口一直向北走去,就像李主管叙述的那样,北边的地里,多数还种着青菜,大部分菜都是今年的最后一茬了。我们一行人沿着路边行走的时候,才注到到,靠近路边的的有一排家常吃的青菜,辣椒等。同行的贾师傅介绍,这是贵州的员工特意在路边以不影响公司正常经营的情况下,种的菜,留着下班的时候吃的,在公司后面,刚好有一块不成块的二亩地,是专门留给工人们种菜下班带回家做着吃的。
   
从路边向北一眼望不到边的菜地,几乎每隔几米,就有一排洒水系统,每隔一段距离,就会设置一个喷嘴,埋设深度为七百深左右,几乎每排水管的地头上,都有一个阀门,方便工作人开关,每次浇水的时候,工人首先把地头的阀门打开,然后用遥控器开开水沯,直接就可以抽水了,省了许多来回跑的事。
   我们一行人信步实地查看,李主任介绍,西边的一片菜,种的一种东西漳河迟菜,菜是9月份种的,可以采到十月底,两个月左右开始采第一茬,整个生长周期内,可以采3到四茬左右的时间里,一直种到十二月份,我们看到的时候,这里的工作人员已经采过一次了,部分未来得及采的,都已经开开花了,等到最后一茬菜采完的时候,也就到到了数九寒冬了,一年辛苦也算终于告了一个段落。
   在田间查看的曾见到过一块地头,为了修水管,挖了一大片地,露出了一节很很粗的胶皮水管。地里的管子七百毫米左右,每一次修都很费劲。行走期间,李主管看时间不早了,用手台不时的和他们用员工用标淮的普通话联系,安排今天的采菜活动,看他
        机井处修建5米深,能剩200吨的水池四个,水池的下方都有相通的通道,李主管介绍,修建水池的主要目的是因为,刚抽上来的水不宜浇地,要在水池里停留两个小时以上,这样浇地对庄稼会更好一点,除此之外,修建水池也是为了在给地里上化肥时,可以直接把化肥倒在水池里,浇地时可以通过管道直接喷撒到了地里。水泵房有遥控装置,如果需要浇地,工作人员遥控一下,就可以了。
     就是我们边走边聊时,李主管用对讲机联系公司员工,不一会儿,就有许多贵州人,骑着电车,有的开着三轮一家三口一块的,陆陆续续的进了地,等我们走到跟前的时候,才注意到他们工作的地里,几乎没有干的地方,这些工人有的穿着胶鞋,有的穿着老运动鞋,甚至这么冷的天里,还有人穿着凉拖鞋就下地了,每天去车上搬了一摞筐,放到地头后,就开始弯腰掐菜了。他们的手法很快。他们永远都是弯着腰,永远都是一样的尺寸,一样的价钱,长年累月的工作,应该都有腰疼的毛病。一个贵州妇女以比别人快近一倍的速度,掐菜,也许他就是李主管所说的,一个月能赚一万多的民工,他们永远都是右手掐菜,随后把放左手手臂上,速度很快,随掐随摆,等一手臂下来了,也摆好了,走到筐前,用随身携带的小刀,改一下刀口,把好把菜头切齐了,随后放到筐里,够一排儿,一筐能放四排,数层,十分齐整。工作期间,他们不时的说话聊知,虽然我们一句也听不懂,但感觉像是唱歌一样欢快。
      边看贵州人工作,边聊起了天气对农业的伤害,去年有一场冰雹,几乎把地里所有的青菜都给砸坏了,小苗还能好一点。损失惨重,同期,类传天建农业的这样的农业公司,河南大概有二三十家左右,在宁夏,地里的这种青菜,早都用了薄膜,大棚,由于那里天气寒冷,一场大霜下了,菜还是打坏了一部分,我们河南的生产周期,要比他们长一个多月的样子。不管天气如何,公司每个月都要发放70到100万元工资,农业公司,就是天天与天斗,与地斗。大规模的自然灾害,人们无法躲避,只能尽量的减少损失了。
         离开的时候,我们路过东边的地头,见到有两个小孩子 流着一脸的鼻子,在地头的一根电线杆子处站着,不哭也不闹,旁边挂着一只鸟笼,一只鸟儿与他们做伴。说起这贵州妇女的生活,李主管介绍,许多贵州妇女,都怀上好几个月了,还在地里干着活的,一问,怎么还下地呢,都这么大月份了,说是在家闲着也是闲着,出来活动活动,直接下地干活了。,李主管发现有一个女的,正干着活的,两三个没有来了,一问,去县医院生孩子去了,生了孩子要不了多久,就又接着下地了,基本上不坐月子。有孩子一会走,就跟着父母下地,父母干活,孩子都在地头玩,大一点的孩子,企业为了解决工人的后顾之忧,就带着孩子一遍又一遍去乡里的中小学,幼儿园,让他们就在这里上学读书,这样他们也就能安心的工作了。
        回到院子找厕所的时候,才注意到,西侧的两排彩板房,每排房东西足足有四五米那么宽,南北几十米长,从房子中间一为为二,东西各一间,每间房子里住着两个人,基本上都是一家住着一间,乱七八糟的放着许多东西,到处停着三轮车,最西侧的院墙边上,有一排洗漱池,如同学校里一样,东拉西扯的放着几个洗衣机,这也就他们生活的场景之一,房檐处,依就挂着几个鸟笼,据说南方人,许多都喜欢养鸟,可见一斑。
   
(二十四)养蝎子
        我刚拿到采访的材料的时候,上面写的就有一个项目是养蝎子,期待了几天,终于在27号上午十点锪时候,驱车去看看,过了311国道以后,沿着马楼镇西侧的那条南北街走去,贾师博介绍,马楼街上每月都有几个集,这里最乱,又总是堵车,为了街道的干净,通行畅通,在政府的引导下,按照出售物品的分娄,街面上一头出售菜品,一边出售水果,衣服,土产日杂等,这样大家购买了方便了,为了防止堵车,还在道路中间,设置了隔离带。把双向车道一分为二。
      汽车沿着乡村公路,一直前进,一直走到了山坡了,拐了一个弯,就到达了蝎子场。我们车子停在了老厂门口,贾师博给老板打了一个电话,随后贾师博开开门,我们随行进入了蝎子加工车间,据贾师博介绍,这个厂已经开了十几年了,他刚来上班的时候,都已经有了,蝎子厂南边就是大山,几十年前飞播造林的时候,当时造的那些树种,刚好适合蝎子的生长,这里是著名野蝎子的产区,夏天的时候,每天都大大量的家农民去山抓野蝎子。成为了农民增收的一大渠道。
       进入厂区后,随着贾师博去了蝎子的加工车间,如同有两个大的厨房,到到有许多炒制设备,墙角处堆了一堆大箱子,闻着味道,非常好闻,穿过走廊到了场大的正门,几间平房算是他们的办公室,一个小媳妇带着两个孩子,除此之外,场区内只有一个工作人员,带着我们边走边介绍关于蝎子厂的情况,蝎子的大棚都坐落在山半坡处,用的大棚,如同种菜的一样,第一次走近蝎子大棚,一看,我都惊呆了,一个大棚里有15排用砖建的人造蝎子窝,每排格格左右两部分背靠背的都一米见方的小格格,一排等于30个,每个格格里分上下两层,放着许多鸡蛋托,托的上面有一层棉皮盖着,大棚内温度适中,长年恒温恒湿,可以看到撒过水的痕迹,棉布下面撒的密密麻麻都是蝎子,据说这一个格格,就有5000只。那几乎无数个格格,我大致算了一下,一个车间总计有1656万只左右。
    眼看到时间十点半了,我们也该去下一站了,贾师博打了一个电话,提前安排一样,我们驱车前往一探究竟。陆陆续续的,我看到一共有13个大棚,上面盖着保温棉,长天的的时候,有一个电动带轨道的装置,能来动移动,电动把保温棉揭开,或是盖住,大棚内生煤火,每天多花几十块钱,能让蝎子晚冬眠两个月,也就多长了两个月,一路上说起了蝎子的食物,就是黄粉虫,用麦麸自已养出来的,也是他们自已养的。到最南边的车间时,看到有许多成蝎,来年能升育的那一种,密密麻麻,到处都是,部分都爬到外来了。
    离开的时候,才注意到,这里是鲁山最大规模的养蝎基地,路边的牌子介绍着,农广天地来这坐客,采访,场里专门申请了一个采蝎毒的专利,使用电击的方法,促使蝎子排毒,每只蝎子每十天可以取毒一次,每300只蝎子,才能取到一克的毒物,可见毒是何其的金贵,
    回到办公室时,了解到蝎子的出售渠道,这些蝎子除了一部分,炒制一下,弄成不同的口味,出售给大众以后,大部分蝎子,都是直接冷冻,把蝎子直接冻死,装到泡沫箱子里,卖给了禹州的制药厂,房子四周的排版上,除了贴了不少关于蝎子的资料名,便是县农业站来这里指导的照片,我便认识其中一个,昨天见到的雷书心,办公室的最中间,挂着党支啊,凤同行的凌先生,一下要了四个孩子,入党被阴,至今还是无党派人士,在夏天的时候,由于取毒,炒制的需要这,这晨曾有近200多工人在这里工作,是附近里有名的大厂。
(二十五)与乡长一块吃饭
        眼看都十一天点多了,我们和司机一起去乡里吃饭去了,今天乡里有人来检查,安排在乡里的一个酒店里,位于马楼乡十字街北边临街房的后面,车子停在了外面以后,我们被带到了一个房间内休息,喝了会茶,同行的杨老师便和他们聊起了关于蜂密的一些事情,我独自到院子里转了转,发现这个酒店特别的大,足足有十几个包间,房间内都是沙发茶机,跟自已家一样,院子里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领导,有十几个之多,分散各个房间里,吃饭的时候,我们和陈乡长,一个村支书一个房间,
     闲聊间,听他们讲了一个很难的扶贫案,一个贫困户,说什么也不让装太阳能,村里的工作人员,在其房面弄了一袋水泥的建筑物,用来建设太阳能,死活不同意装,弄上去的水泥,说是把房子压漏水了,要求修房子,要把房子重新翻修一下,村里不同意,一直将就着,到现在也没有解决,陈乡长打算把这个事情,交他们村里屋于强硬的地头解决,也许这样,才能解决好了。随后饭毕,我们坐回回了宾馆休息,他们接着工作去了,
     
(二十六)归途
       回到宾馆以后,一切都要结束了 ,觉得轻松了许多,收拾一下东西,轻松自然的睡了一觉,一会儿便到了2点,还觉得没能睡好,杨老师叫我起来,下楼的时候,才发现我们的贾师傅正在那里涮车了,我一脸抱歉,退了房,随后直奔县里而去,
       上午的时候,群里都已经发了下午的集合地点,我私下里问,天踢姐下两点都到了县城了,早都在那里等候了,我们到的时候,三点整 ,见到几个老师正在那里说话,找到天踢后,见到她带了一大袋子的特产,没多久,人就到齐了,车也到了,随后我们便坐上了车,还是老位置,大家相见,各自谈谈各自年感受,分别了几天,终于又重聚了,如同就像是一家人,这时我才听说,我们车上有宝丰的几个老师,他们没有人安排接送,车子出了县城往东走了一段距离后,又折了回去,直奔宝丰,去送宝丰的两个老师了。、
       据安老师讲,他当天就到了文联安排的地点,随后代表市文联去看望了几个正在采风的老师,群里也发了不少他们的相片,中间,他还回家了一天,今天早上又来了。可以说活动安排的非常的满,
       曾老师介绍,他所去的观音寺乡,有一个村由于贫穷,有38个光棍,多数还都是老年人,村里为了解决这么一个问题,把所有光棍的房子都拆了,集资重新盖了一排房子,每一个房子都有氧气,有医护人员,小的照顾老的,房间里有呼叫器,有事可以叫医生,国家集中供中供养,成为了县里的典范。
天踢老师说,他们那里有一个贫困户,年轻的时候,经常打老婆,还把烧煤的煤插到他老婆的腿肚子里,直接弄穿了,从此他老婆就跑了,之后变成了一个光棍,家里非常脏,几个大粪坑,扶贫人员去他家,给他的粪,他都不愿意,怎么说都不行,最后村干部实在没有办法了,几个人凑钱,把他家的粪给买了,从他家里,一连拉出来了五车之多。
        随后,我才想起来,今天编辑部里文章一直没有发,一直在讨论编文章的事,四五个人,指挥着一个人编文章,一直到发出来,随后就到家了。结束了几天的采访任务。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个人简介
名字:李中华
网名:疼痛的风景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在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fxkj168@126.com
旺旺: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2004在技校学习电脑,之后致力于网络营销,网站建设的研究,是一个电脑爱好者(建过各种网站,会有各种常见软件,收集7000G戏曲资料免费分享给网友),一个户外爱好者(孤身一人走遍了至少百度之20的中国),一个摄影爱好者(本人的旅行相册超过5万张),一个文学爱好者(写过各种游记,文章近八十万)本站的游记只保存一些有代表性的相片,更多相片请到网站个人相册页面里查看
本站访客统计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网站分类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275
  • 页面总数:4
  • 分类总数:3
  • 标签总数:130
  • 评论总数:36
  • 浏览总数:144837
友情连接
我走过的那些地方
文章归档

Powered By Z-BlogPHP 1.6.5 Valyria

豫ICP备1300892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