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的风景

一个爱旅行的人,一个电脑迷,一个喜欢写作的人。

找北之旅03----抵达红河村

       20180205 等到再睡醒的时候,已经五点多了,回头看看对面的姑娘还在睡,这火车卧铺十四个小时,前两个小时都补票了,十二个小时里我有一半在睡觉,那姑娘,能一直在睡觉,睡十个小时以上,真是一个人才,我看着时间,把秋裤脱了换成了两个保暖裤,这也许是我在漠河能穿的最厚的衣服了,看手机和相机都冲满了,去洗洗脸,到火车接着处发现这里布满冰雪,,有几个姑娘排队的时候冻的不行,又回去暖和去了,等洗漱完了,见下铺半夜上的三个男的都收拾完东西了,我才开始收拾东西,一边看着表,玩玩手机。

  想着外面太冷,反正是终点站了,不着急,我是最后一个离开车厢的。车厢外与别处完全不同,站台上白茫茫的一片全是雪。游客们都着急着出站,我却好奇的看着这陌生的一切,忙着把我的单反拿出来拍照,太阳刚刚从东方升起,东边的天边有一条红色的长纽带,就算在太阳再努力的照射着大地,也抗不过这高纬度。这跟假太阳一样,没有任何让人暖和的气息。我拍照的时候无意间拍到了这一喽红霞,我回头走到站台的另一边,希望能拍一些有漠河两个字的站台名。回头站台都没有人了,几个工作人员还在一直的赶人,我也就离开了,虽然是最北车站,这里却有很多拉煤的火车厢,后来我们的司机告诉我说这里有煤矿,几十年了,我才想起来,到哈市坐火车的时候一块喝洒的朋友就这个煤矿干过,至于这个煤矿绝对没有不倒班的说法我没有得到证实。至于为什么车站的人为什么一直急着把人赶出车站,多拍一张相片都不行,我也就不着了,真是奇怪也。
  出站后,有一大群本地人过来接人,这都是漠河三日游,或是两日游,四日游包的车,车接车送的司机,我联系的包车司机昨天晚上都和我打电话确认过一次,今天又打了一次,没接信,再打打不通了,我就只顾着拍照了,这车站不是很大,完全是刚建的没多久的,由于雪的作用,又没有污染,显的特别的干净,除了台阶和一小片水泥广场外,一眼望去全是雪,站前两边各有一大片空地,停着好多私家车,出租车,拍照的时候遇到好多拉客得大妈大姐,一听说让帮我拍一个照,都不理我了,我拍完图片以后站前都没有游客了,拍完相片的时候,我手也基本上快冻废了,这是才有一个年轻人举着电话找我,我随他到了车边,发现车里就剩我一个位了,在他的招呼下我上车走人。
  据拉客的大妈说,到漠河县城,一个人十块钱,我见到了这里有一趟公交车,火车站的人都被私家车接走完了才来,我都觉得这是故意的。我们车上六个人,黄建哥一家三口,和两个西安大学的学生(爱好摄影的沐尘,和爱好旅游的丁雨名,),一路上相互打打招呼十分种就到了县城的一个早餐点,各要各的菜,一个人花了十多块钱,点菜都要抢,因为开早点的地方太少了,我差不多等到大家都买完了,我才买到饭,虽然有一点贵,还是可以接受的。                 到车上,等了一会儿后,司机提前把车发动着,一直吹着暧风,大家玩着手机,车是前后三排座,我和两个学生坐在中间一排,我在右边车门,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了三天,每次嫂子和小女孩上车,我都要先下来,一家三口到了,一起去了九曲十八弯。我们离开的时候,早餐点门口的车差不多都快走完了,沿着全是雪的公路,一直前行,司机放着音乐,这就像是一个车队,前前后后百余辆,达到九曲十八弯的时候,车早停满了,我们只好找了一个地方停下。
       我们不顾寒冷的下了车,看到有一个大院,门口石牌坊上写着九曲十八弯,几间简易房算是景区工作人员工作的地方了,数块牌板诉说着九曲十八弯的来龙去脉,一道绳子把游客和景区隔天,两个工作人员检票,算是我见过的最简意的景区了,景区的院子里周围用铁丝网拦着,走一百多米就到了尽头,最北边有一个四层木制楼阁孤立在这片雪原之上。信步拾级而上,每个一层,都会到边的拦杆处看一会,远跳前方,拍拍相片,到第三层上,才发现我们走的路前方出了车祸,造成了堵车,一辆和我们一样的旅游车侧翻。到四层后远望周围,可以看到东侧有一条小河,弯弯曲曲的像银带一样盘居在这一望无际的雪原之上,由于冷的缘故,只能看到雪,可以想想到雪下面是冰,冰下面自然是水了。也许九曲十八弯,指的就是这条河了,同行的沐尘打开背包后看到了一整套摄影设备,数个景头码放着,才发现他是一个摄影发烧友,在这里换着景头各种拍,直到我们的司机用微信崔了,我才离开,而他们还是拍照。

        景区的院子里,阁楼上到处都是游客,看起来很多,其实只是一阵儿,等这一波车过去了就没有了,返回的路上才注意到还是有办法到那条河上去看看,那里有脚印,只是司机是不可能让我们这么干的,拍了几张人像也就回到车上了,在堵了二十分种后,车子才渐渐的走向远方。

        从这里开始才用手机一直录像,在最冷的地方,手机费电快是真的,插着充电器,走一路,录一路,那最美的雪原,随着车流,正一寸一寸的展现在我们面前,沐尘和丁雨名有时候也在录,我们的下一站很快出现在我们面前,那远方就像就是一个区大的带着许多黑点的白色画布一样的白桦林,随着我们的前进画面遂渐分解,无数棵白桦林树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到跟前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无数棵本来很平常的树集中在一起,都能在这么美,周围到处停的都是汽车,走过了一点我们才停下来。带着相机向白桦林走去,眼前的树木树皮完全是白一,个个有二十多米高,笔直笔直的,都很少有树杈,都不是太粗,我们兴奋的像个孩子一起奔向林区,拥抱白桦林。

        雪下面有数条人工修建的行人步道断断续的可以看到。沿着步道一直走到没有脚印的地方,留下一个自已独有的印记。这里的天空极篮,极其空旷,拍照时他们是最好的背景,就像西藏一样。有同行的摄影师在,我学着他的样子,去拍了好多雪地里的特写,雪地里露出的一棵干草,各种形像的树干,由于雪地阳光的反射,显的特别的亮堂,返回时,看到一个很大的一个树树,明显不是白桦树,,但它露出土地的部分都被游客给磨明了。

       走到公路边的时候,我才注意到有一个很大的倒在地上的树干,树皮已经不知所向,只能看到祼露着的暗红色的树干,一群游客让我帮忙拍照,我欣然同意。之后我他在这里拍了一张,同行的黄建一家都开始上车了,而我提意去路对面的树林里看看。

       有一条伸向远方没有修筑的土路,边个有一个石牌,上面写着,分水岭白桦林景区,向北边的雪地深处走去,一脚下去就下就到了腿弯深的雪,冷让人猝不及防,拍了几张相片很快返回,边个有一棵被挂满祈福红布条的村,下面有一个红色的木架子搭的平台,还有数个台阶可以上去,我向来不信这个,也没有上去看看,沿路向西走去,这里不通车。仅仅只有几个脚印。两边都是沟,积雪很深,我和小伙伴在特意拍了了几张躺在雪地里的相片,站在路中间举着相机拍了几张后,才不舍的返回了车上。司机说这几天温度高了,上个月零下四十多度的时候,人下车一会儿就上车了,不用喊回回来了。

         在这一大群向北点前进的汽车中,我们又拉到了最后,汽车沿着公路向阿木河大桥前进,随着车窗外的树木不断后退,我们离最北点越来越近,一直用手机录着视频,从这里开始,路两边全是断断续续的白桦林,除了树木就是雪,这在东北雪原上,大地只有一种颜色。沐尘用一个专门录像的摄像头放到了车子前排,还带有一个稳定器,据说买旧的也1000多块钱,我的手机也让黄大哥拿了一会,录点视频,路过一个伐木林场,两排几十间房子,据司机讲,这里现在已经不再伐木了,国家在这里又给他们开发出了新的项目让他们的工作生活。中午时分,我们到达了,就是一个很破的大桥符近,长度有一百多米,早就不能用了,附近有一个很大的空地可以用的滑雪,或是用其它娱乐设施,我都看看,就去了东北角的饭店吃饭了。

        饭店里到处都是人,几个桌子都满着,我们找到了最后一个空着的,离一个火炉子很近,烧的是木材,很就就感觉到他的温度了,大家都大外衣脱了挂在南边的挂衣架上,随便点了几个菜,看起来都不便宜,唯一不变的是,手机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充电宝,等菜的时候大家都低头玩手机,等饭菜一上,很快都被我们消灭完了。司机建义我们玩玩这里玩雪的项目,都没有人玩,就直接发车了,本来我还想近距离拍拍大桥呢,末果。

       坐了一段车以后,一路上继续录视频,沿着一条河一直前进,司机说,这就是黑龙江,一直到过龙江第一弯,车子停在路边后,我们一起下车,看到有路南有几间房子,写着各种驴友聚乐部,面前就是一个小山,一个人工修建的木制栈道,北边就是黑龙江的,黑龙江到了这里就是一个大湾,我看到这里河道边有长长的布条拦着,边个有一个牌子,写着此处国界,严禁越界,我就沿着小路下去看看,太滑,只好把我在哈市买的防滑链用上,转了一圈后独自上了客栈,每一个台阶上,都是冰,十分的滑,我还亲眼看到有人滑倒了,一种上走的很快,最终也没有追上我们的小伙伴,栈道沿着山体拐了几个弯后上到了山上,有一个观景点,一大片空地,看起来上面还是可以行车的,满满的全是雪,有一个挡车的栏杆,我还是一直以为这山再往里走走就出国界的,一个游客告诉我,河的对岸才是俄国,这边都是中国,我让他帮我在这里拍了两张相片,我似懂非懂的回到了观景台,这里可以看到龙江第一湾的全部,整个江面都是雪,江面的中间一条用绳子串起来的红旗隔开,中国这一面因为有好多游客的缘故到处都是脚印。对岸没有一点人烟的气息。

         下台阶的路上,中间有一个台阶,才注意到有一个牌板,上面对龙江第一湾做了简单的介绍,有四季不同的第一湾相片,忽然发现第一弯可以这么美,我把这几张图拍下来了以后,又返回到观景台,又拍了一些相片,这时候我都忘了,我手机或是相机也有全景拍摄就下去了,看到有一个人滑倒了,走的很慢,到路上的时候,我又随着两个小伙伴一起下到了黑龙江里。 下坡的路很滑,好在我有防滑链,有国界边拍一张相片,我还觉得不过隐,和我同行的一个小伙伴商量,我们两个去向对岸的方向,走一段,想在江心拍照,因为那里没有脚印,效果会更好的。让另一个小伙伴帮我们拍照,我们还没有走到地方呢,就有人在叫我们,说我们过界的,快点回来,以免被抓着。我们赶紧拍了一张相片,就返回了,到公路上的时候,也没有找到究竟是谁叫我们的。

         转了一圈才找到车,一家三口因为太冷,早已在车上了,司机还不到,我和小伙伙一起去小房子里找他,顺便一探究竟,这唯一的几间挂满各种户外群的旗,我特意拍了好多旗来,进入后以为我啥特别的,原来除了房子中间有一个大火炉子以外,一圈坐满了司机,见到我们,司机就站起来,与他们作别,我们就出发了。

        沿着来时的沿江公路,返回了一段路,一个拐弯向乌苏里江浅滩走去,汽车在广阔的雪原上奔驰,在这最北的林海雪原里,除了几个景点,有人类居住的地方以外,户外一个人也见不到,到达地方以后,我们车下路停到了一片雪地里,拿好相机,手机下车后,就跑向最北点的石碑,一大群人围着拍照,我们排队排了好久,才在这个最有纪念意义的界碑上留下影像,其它车上的驴友为了更装比一点,特意脱光膀子,光上上身在这里拍照,那可真叫一个透心凉,然后以极速的方式穿上了衣服,回车里去了,也许他的找北情怀这里在体现到了极致。看起来河岸相对于河面也没有高多少,河道里有十几辆雪地摩托在出租,我顺了一下价格,玩一次半个小时,100块钱,巨贵。返回的时候,才注意到在最北点石牌坊的背面,那里有一个简易的中国地图,标明了目前所在的位置。很有创意,我特意拍了下来。回头我看到有一辆汽车开到了江面上,然后直接开走了,这时才注意到江面的,在国际线以内,还停着几辆和我们一样的旅游车,回头问了一下司机,司机说里我们也走河面上过。每年的12月初开始,一直到来年三月的几个月里,汽车都直走在了冰面的过的,过完年,开了春,还真有车在冰快化的时候,有汽车掉到冰里,只是没有掉多少,然后大就不走那里过了。

        冬天的天气里,北方黑的更早,前往红河村的途中,汽车沿着国际线以内的雪面上前进,由于长时间过车的缘故,河面上都被压出一条路来,我们兴奋的不停拍着河的对岸,司机放着音乐,身上也可以慢慢的回暧了,只有同行的一个小女孩实在是走累了,感觉都快睡着了。到达村子的时候我们才上了岸,沿着村子的主衔,感觉一直走了好久,走到了劲头,才在最后一家停了下来。

        农家院老板很快就出来了,安排了房间后,我们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到房子里,真心觉得暖和,然后司机说的,先点菜,然后去坐马拉雪橇,农家院老板也不客气,一上来就给我说了一个***鱼,推荐的,一斤要180元,一下子就吓到我们了,一家三口倒是无所谓,我和两个学生真心觉得贵,就只好点了几个别的菜,一个也是好几十,下来300块左右,女孩他妈总怕我们心里过不去,又专门让我们看看菜单,又拉下了一个比较贵的菜,算是定下来了。

        就在我们出门的打算坐马拉雪橇,又来了一个车,说是和我们一块的,他们进门。门口来了两个马拉雪橇,各有一个老岁很大的老子牵着马,拖拖拉拉的,等了好一会,人者出来完,按照马上雪橇老板的说法,坐在那个木制的车的,好个预备了两个破被子,一个铺,一个盖,我们躺上以后,老者帮帮我们盖好就好开发了,两个雪橇一块儿,沿路门前的路向西走去。带相机的我们一脸兴奋,也顾不上冷了,没有走多远,就拐弯向北,往黑友江河道里走去,雪橇随着路面起起伏伏,每路过一寸土地,雪就会发出咯吱吱的声音,到河堤以后,由于坡度太大,容易发生危险,老者牵着马依次沿坡斜碰上下去,雪橇依然会随着惯性在地上滑行几十厘米才会停下来。这时候,我才回头注意到,后面还跟着一匹小马了,据老者讲,他是一家三口他们坐的那个马拉雪橇马的孩子,到了江面上以后,我会坐好,盖上被子,接着前进。

        马拉雪橇几乎在这段路上走过了无数次,把原本几十厘米厚的积雪都压成路了,其实这段路,也不长,只有几百米而已,到了一个冰面上有两个露着洞的地方停下了,听老者讲,才知道这就是所谓的冬捕,洞口各插着一个长长的木棍,老者拉一侧的木棍,然后就拉出来网了,有十几米长,可惜只有一只很小的鱼,想着也不会有大的,老者不停的拉马上雪橇,一会拉一次,哪有那么多鱼儿上沟呢。不时的我们去摸摸马,马表现的特别友好。返回的时候,还是盖着被子和来的时候一样,到河堤上坡的地方了,小马也不过来。一直在渴水,天马上就黑透了,我们还会担心马会找不到家呢,小马一直在冬捕的地方喝露出来的水,等上了坡,才缓缓走了过来。

         回到房间的时候,饭都快做好了,去厨房看看,和老家差不多,烧的都是木材,感觉特别的暖和,回房间赶紧把衣服,帽子脱了,等着吃饭,饭菜不错,和我黄建哥一人要了一小杯白酒,他们都是喝的啤酒,可不便宜,一瓶十块,其乐容容的,等我们开始的时候,另一个车的人也开始上菜了,

         返回房间收拾一下东西后,我就惦记着沿着大衔去最东边转转去,丁雨名和我一块,走到一个院了里挂满彩旗的地方,实在是太冷了,又返回加了一次衣服,再次出发,沐尘带着他的相机,三角架,他要去拍星轨,向东走了一段距离以后,他们在一处老房子处停下来了。同行的大学生都要去拍星得了,我也不懂什么是星轨,我就一直走了,看到路南两家都有篝火晚会,我才想起来我们报名时介绍的,够十五个人,才有篝火晚上,这一次我们报团的人太少了,在微弱的灯光下向东不知道走了多远,到了最东边那一家国际青年旅社,有一大群人在那里围着一大堆火,边个有一个大音箱播放着强劲的DJ,年轻人们用无线话筒一直在唱歌,我也跟着转了一圈儿,默默的拍了些相片后,独自离开了。

        返回的路,才注意到 里有好几个商店,我一个一个的进去看看,商量都不是很大,里面卖了不少户外用口俄国货,各种烟,酒外,还有可多烟花,衔道上也经常看到有人放烟花来拍照的,我对于烟酒没有兴趣,顺便我也买了二十块钱的烟花,一脸兴奋的回到了客栈,后来发现,其实每家商店里,都卖烟花的,把客栈里的小伙伴都叫了起来,七八个人在院子里,我看本来院子里也有和种彩灯的,老板不着为什么也不开,四五个人,一人分了十几个小烟花,两台照像机拍照,这一会,谁也不记得寒冷了,

       沐尘要接着去西边拍星星了,丁雨尘出来玩的时候,居然来的时候,没有带相机充电器,一脸的不高兴,丁雨尘又把手机在乌苏里江浅摊弄丢了,他有一万个不开心,那么多的雪,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的,我带着我提前淮备好的手电,沿着门前的公路一直向黑龙江河堤走去,黄建他们一家三口走的慢,跟在了后面,后来黄建哥到在我电灯照明的情况下,到跟前看看,看到拍出的的相片,一阵惊呀后,回客栈了。路面跟河堤之间有一条沟,我们过去的时候,一脚下去,都到膝盖了,架好相机三角架,用最慢的镜头开始拍了。丁雨名用的相机拍的,没想到,我的相机在调好的状态下,也是可以拍到星星的,只是没有沐尘拍的好,没一会儿,同一个客栈的另一个车上的老番,也跑来特意看看沐尘拍的星昨一,那真叫一个漂亮,他几乎惊呆了,他带的也有一个一万多的相机,可以他不会用。

        我呆了一会后,就和丁雨名一直回客栈了,沐尘留下,续续他的星轨梦,把所有的东西都充上电,洗了洗澡,没想到热水还不错,床上也是相当的暖和,沐尘回来的时候,都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了,从头到脚都雪,一头的冰,这哥们,为了拍星星,简直不要命了。我用相机的无线功能,试了好多次后,下载到我的手机上,同时也给另一个房间的美女也下载了一次。已经很晚了,我们收拾了一下扔了一床的东西,才睡了。

 旅行的地方累计旅行过县市花费累计花费行程累计行程景点累计走过的景点
2

110

900 19200200 47832公里5220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个人简介
名字:李中华
网名:疼痛的风景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在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fxkj168@126.com
旺旺: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2004在技校学习电脑,之后致力于网络营销,网站建设的研究,是一个电脑爱好者(建过各种网站,会有各种常见软件,收集7000G资料免费分享给网友),一个户外爱好者(孤身一人走遍了至少百度之20的中国),一个摄影爱好者(本人的旅行相册超过2.4万张),本站的游记只保存一些有代表性的相片,更多相片请到网站个人相册页面里查看
本站访客统计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网站分类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209
  • 页面总数:3
  • 分类总数:3
  • 标签总数:110
  • 评论总数:10
  • 浏览总数:18039
友情连接
我走过的那些地方
文章归档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

豫ICP备1300892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