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的风景

一个爱旅行的人,一个电脑迷,一个喜欢写作的人。

找北之旅03----抵达红河村

           20180205美美的睡了一个好觉,这炕睡的真叫一个暖和,等再睡醒的时候,都已经七点了,起来筒单收拾了 一下东西,听到我们客栈里可热闹,有人说话了,到客厅里看看,桌子上放着两茶瓶开水,我心一惊,忽然想就是,原来这就是要玩泼水成冰的节凑。去厨房看了看,一个中年妇女正在用地锅烧一大锅热水,说是让我们泼水用的,边个放着几个茶瓶,房间里有点乱,说是水烧完了,就开始做饭,旁边有两个地锅,分别负责两个房间的地炕,离开厨房时发现过道的墙脚下,有一个能烧柴的地方,仔细看看,也是一个地炉烧柴的地方,我意识到,其实应该是每一间房子,都是一个地锅。只是我的我没有找到而已,我总算知道为什么每家门前,或是房后,都有一大堆劈好的木材,家家户户房子上的烟囱那是一个比一个高。


       穿带好衣服,出门看看,一波冷气来袭,让人打了个寒颤,看看手机,才注意到-39度,我们同行的另一个车的小伙们正在门前东边一点的雪地上尽情的泼水呢,我看一茶瓶也倒不了几杯,一个人泼水,一个人备好相机拍照,随着小伙伴背对太阳,手里拿着的茶杯弯腰泼起,茶杯举过头顶向后之后水就泼玩了,那开水带着无数蒸气以狐型在头顶散开,数秒种后,烟雾又瞬息消散了。我一直以为网上传的那些相片,都是在夕阳西下的时候拍的。我帮他们拍了几张相片,看到了一幕奇异的景像后,眼看开水都要被泼完了,我赶紧回房去叫我屋那两个睡的跟猪一样的小伙伴了。
         黄建哥也起来的很晚,正在洗衣头呢,一听说泼水,一脸兴奋,用标准的普通话说,“好,马上就好,我也们也去”又去房间里看看,这时小伙伴才开始穿衣服。等不及了,在客厅坐了一会儿,等黄建哥好了,我们就去玩了,一人提着一个大茶瓶,各自拿着一个茶杯,我的茶杯太大了,我用小伙伴的茶杯,我们几个交换着泼水拍照。每个人用手机录像两段视频,又拍照两张相片算是结束,每次不是水没有完全散开,就是拍的晚了,不尽完美,拍照的时候,都是烟气快散的时候了,不得不说,这里真冷,雪真厚,漠河最近两个月都没有怎么下雪,现在空地上的雪,都是以前留下的,就这一片空地,每天轮翻几波泼开水,虽然泼水成冰不现实,有点吹的成分在里面,至少有一半的开水变成了水蒸气,一半落在了雪地里,一两个月过去了,地面的雪依然很厚,来回走路的时候也没有觉得那些没有变成水蒸气的水落在地上变成的冰在哪里。
        等我和黄建哥玩完回屋的时候,太阳已经有点刺眼了,沐尘和丁雨明才开始出来泼水。我帮他们抓拍了些相片,便回房吃饭了。早上都是简餐,两三个菜,随便吃,吃完后,才开收收拾那扔了一床的东西,分类装到包里,等我们开始出发的时候,已经八九点了。

        出了门,汽车一拐弯,便向河里走去,河道中线有一条用绳子拉着挂着小彩旗的国界线,国界线的南侧有一条汽车压出来的路,沿着冰面前进,有时候河道是直的,车道却不是直的,一会儿靠近国界线,一会儿靠近岸边了 ,有时候还会看到有一个错车道,有一些冰面就像黄河发生凌讯了一样,几百毫米厚的冰块不规侧的摞在一起,那是不可能过车的,对面的山峦里永远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覆盖着山林,据昨天的那个老人讲。这个山林里,有许多红外线摄像头,专门用来抓中国这一侧越界的中国人,一旦被线外线看到了,老毛子就会出动快艇,或是雪地摩托过来抓人,现在红河村里,还有十多的人在俄国那里坐牢的,被判了一年,还不够时间至今没有回来。一回想起来这些来,我就有些心里发毛,车里一直放着音乐,我们不时的录着视频,有时候也会让黄建哥帮忙,在前面拍些东西。

        走着走着看到河面南岸的山林边停了七八辆旅游车,几个游客在那树林边玩雪,这时我才注意到,这里的树林有一点不一样,林树的身上披着一层白霜,很厚,就是中原刚下了一场小雪一样,这片山林银装素裹,就像这些树林开了花一样,我们也停下来,一探究竟,上坡的路极滑,我们绕了一圈儿,找缓一点的地方,才算上得去了,也不顾那淘气的雪儿钻到脖子里,拉着树枝就开始让同伴拍照了,一个女孩下去,不敢走,我把我的防滑脚链扔给她,她穿上很快就下去了,然后放到地方叫了我一声就上车走了。回头我们又换了个姿势,拍些相片就离开了,这片树林明显有许多脚印,看来在我们到来之间,已经被许多驴友光顾过了。司机已经在崔了,没有了防滑链,我又绕路下去了。
       又行走了十多分种后,路上遇到了一个收门票的地方,前后几个车都停了下来,没想到就在这雪地里,竖一个牌子都收钱了,一个彩板房,一个人五十门票,我下车拍几张图片,很快我们就接着出发了。走了一段路后司机在岸边的一片空地停下,说是这里有一个滑雪场,早就耳闻这里的滑雪场极贵,我们都不愿意玩,司机进去不着干啥去了,呆了一会出来,我们去了最北圣诞村。找了一个地方停车,我们就欢快的去玩了。
       一下车,我们就被这可爱又巨大的雪雕给震撼了。是,是雪雕,不是冰雕,纯白纯白的,像巨大的城墙一样,挡在我们面前,高大厚重,中间有一个小门儿。从侧面可以看到附近的建筑像童话世界一样,建筑上面,都有一层厚厚的雪,过了小门,可以看到半圆的场地里有周围有四五个不同的大雪雕,有神州北极,有一个迪士尼城堡,有白雪公主,一个雪做的厕所,两个建筑,一个是圣诞村,一个是圣诞邮局,附近有几块牌板诉说着这里的故事,一个很大的圣诞树,挂着许多灯笼,闪灯,也许晚上会更漂亮。我拍了一张,随着我们的小伙伴就赶紧去最北圣诞村。主要还是为了暧和一下。

         房子是两道玻璃门,一下子暖和了许多,房间里有许多圣诞元素的装扮,各种大小尺寸的圣诞老人,圣诞树,鹿拉车,都是用一些很轻的塑料制品做的,路过的时候,我还无意间碰倒了一个圣诞树,又扶了起来,另一间房子里像是展厅一样,写着圣诞老人的由来,以及每个圣诞老人的情况介绍。边个有一个台阶,上了二楼后,发现还真有一个活着的圣诞老人,许多游客跟他合影,他的穿着和一楼的那些画儿一样,我忽然一下子从童话世界里回到了现实,一大群游客围着圣诞老人拍照,圣诞老人坐的后面装扮了许多会反光的彩条以及圣诞树,极其漂亮,一个有很多白胡子的老人,穿了大红色的衣服,手拿一个拐杖,面容特别的慈详,在和一个女孩拍照时,还用拐杖把一个女孩腿钩着抱在怀里,他只会说两句中国话,一句你好,一句谢谢。我也和他拍了两张相片,让同行的小伙伴们帮忙,边个还能洗什么相片,我倒是忘记了,拍完相片后,我们就去了圣诞邮局。
        圣诞邮局修的像是城堡一样,同样是上下两层,一楼都是一些明信片展示,工作人员说,邮局在二楼,可以寄东西,顺便打听了一下这个圣诞老人的事情,工作人员讲,这里的圣诞老人都是芬兰圣诞老人总部选派来的,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每半年换一次,和这里的工作人员住在一个宿舍里,人很好,并且这个圣诞老人,特别的年轻,才二十七岁的样子,我算是明白了我说刚才怎么那个圣诞老人怎么有劲,顺势就把一个女孩抱到腿上拍照了。随后我们沿台阶上了二楼。
         二楼才是一个真正的邮局,有个很大的柜台,有工作人员在那里卖明信片,我翻看了一下,花30块钱买了一套,黄建哥和两个学生在那里等着,嫂子和小女孩也在买明信片,买了却不知道要写给谁,最后在微信里问一下,联系联系,陆陆续续的六七张明信片,其间我想起来我的相机包还放在圣诞老人那个二层建筑里,我又跑去拿了回来,才接着写完了,断断续续的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才离开。

        汽车拉着我们直接到了我们住宿的地方,进村时看到有好几个雪雕,我对此十分好奇,一心想拍照,司机说村里多里很,我不太相信,只是司机也没有停下,进村后七拐八拐的发现村子还挻大,进村后沿着一条衔中的路走了一段距离后一拐弯,到了一个没有院子,没有牌子的农家院,门外有一堆煤。一开门儿,女老板就出来了,把东西往房间一放就开始点菜,五六个人点了三百多的美味,回房休息了一会儿,饭就做好了,几个人围着桌子要了几瓶啤酒,这里的味道还是不错的,就是有点小贵,啤酒还是十块钱一瓶。饭毕休息会,司机说把我们送一个地方,去转转,然后开车去了村子北边。
       我一直以为是去什么好地方呢,到地方才发现,车子停在了一个湖边的停车场里,让我们向北边的广场走走,我们下车后,向北望去,哪里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天地一色,看到有一个大湖,两个学生很走分散了,他们或是在倒腾相机,或是在倒腾手机,各自一路,黄建一家三口下了湖里玩雪,我也跟下去了,说是一个湖,其实在这么冷的天气里,湖面早就结了冰,冰上面有一层没膝的雪,又很少有人下来,脚印还不算太多,本来穿的都有些笨重,走路有些困难,只是缺些小伙伴,少了一帮能闹腾的小伙伴,几个人多少有些不合群儿,我在雪地里打几个滚儿,觉得没意思,就离开了。
          走到湖边的路时,见两个学生已经走远了,等黄建大哥近前了,就一起去了北边看到的一个大广场,几个大柱子顶起一个大鼎,四周有几个小柱子,边个有几个小柱子,寻寻觅觅,发现有一个石碑,上面写着金鸡之冠,我才注意到到,这里是在中国地图的鸡冠子之上,边个还有一个小石碑地图,上面画了一个北极村地图,东侧有一条时隐时现的栈道,伸向了远方,看起来明显转远了,也不知道司机究竟让我们在这里玩多久,不敢走远,就原路返回到湖边了,附近还有一个长廊,向远方伸去,长廊是木制的,地面上也是,沿着这一路若有所思的走去。

       出了长廊后,沿栈道向前走去,栈道两边的雪很深,前方断断续续的有不少树林里,绝大部分都是光秃秃的,却有一排常绿树,很是难得,不知道是不是景区特意种的,或是哪里弄来的,为了追上前面的两个小伙伴,我就直接离开栈道在雪里走走,那踩起来软软的,也不知道雪地下面究竟是什么,同行的小伙伴一路上拍个不停,也不知道究竟拍些什么,我也就在雪地里写下了***到此一游的字,拍一张图片。
     雪地中间有一片雚木林,那干黄并且一直连着树枝的叶子一直很奇怪,这些树木就像是瞬间干掉的,叶子一片金黄,回到栈道以后中沿着栈道一直向北走去,难得有一个亭子,休息了一会,周围有几棵特别的树,还挂着几个树名的木牌,顺便拍了几个图片,没想到,这竟然是我这个镜头最后拍的几个相片,离开这儿的时候,我走路一起急,摔了一脚,镱头就坏了,再也拍不成了,我只好把相机装起来,去追小伙伴了。
      一脸沮丧的回到小伙伴身边让他们帮我看看,镜头算是没有用了,这才把手机拿出来,边走边拍照,看到有一个大广场,有许多大雪人,雪人附近有一个玄武广场,许多游围着这些雪人拍照,附近有一个树桩写着我着找到北了,供游客拍照,这时的我也没有心思细看,一直玩手机和郑州的一个女孩聊天,讨论镜头的问题,如同尸走肉一般,转转悠悠的就到了森林浴场,树林里有许多木制的动物雕像,特别的可爱,成为了这里难得的一景,走着走着就看到了一片木制的健身器材,因地制宜的放了许多供大家玩乐的物件,毕竟在这雪原之上,也没有什么特别能娱乐的项目,附近一个小木制的指北的司南,放的真是地方,离开这里的路上有一个让游客试一试能不能过的像门一样的一排木桩,每个相隔的木桩之前的距离是不一样的,在零下几十度的这里,都穿的那么厚,我也没有心情试了,随手手机扫了一张相片就离开了。
       司机问着这付近还有什么什么广场的,问我们去了没有,我们说都没有去过,司机指了指,让我去玩会,他会一起等我们。我们一起返回了去了那个广场,看起来还不错,有几个巨大的雪雕,雕着一条巨龙,几个中国古代的传说故事,看起来我们要是不来,真是要错过什么呢。随手拍了几张相片,就离开。

       停车场边,有一个娱乐场所,从雪地里清出一块平地,平的都可以照镜子了,有几辆车,我也没有具体问,我看那情景,像是在雪里玩碰碰车的。只是没有见人这是怎么用的,东侧我看还有几个大气球让人玩乐的。司机提了句,我们坐车着车就回去了。
        在旅衬里歇了一会,东西都放下,几个人就开始点菜,黄建嫂子看两个学生都比较穷,吃饭AA制,怕点贵了我们不乐意,又特意让我们看看,确定了晚上吃什么东西,六点开饭。我记得这个村子是很大的,就出门转了一圈,希望能认识认识这个北极村,出了门以后,沿路向南走去,村子里依旧到处是雪,沿着村中的一直向南,村子里的衔道很宽,房子也盖的很松散,路两边的房子分为两种,一种是几十年的老房子,院子是木栅栏做的,有的甚至是没有院子,老房子起来,也是用木栅栏作为主体,两面都糊的泥,也许这样保温效果会更好一点,房子十分的破旧,看起来已经很久不住人了,有的一面墙都已经倒了。新式的房子都是平房,跟现代的房子看起来没有什么区别,一直向南走去,有一个小商店,进去瞅瞅,看里面卖的东西,都是些平常的东西,当然有些俄罗斯的特产,烟花等。
        再一直走去,路边有一个屠宰户,门口有一个小坑,一坑的血啊,只是都已经凝固成冰块了,这也不知道是什么动物,又是多少动物的血,起看来十分残忍,到了一个大的路口我拐弯的地方,拐弯向西边走去,路边有一个现代化的客栈,唯一不同的是,客栈门口有一个冰雕做为门头,十分的新奇,特意的拍了下来,这个村子比我想想的大的多了,有许多条衔,一直向西走到了好远后,看着都要出村了,我才拐弯向北返回走去,这一片与村里有些不同,这里有就像是郑州火车站附近的五金机电销售的那一片城区一样,卖啥的都有,我忽然觉得去了另一个世界,这段衔道差不多有500米远,之后又回到了雪原上孤零零的数座房子,零星的几个客栈,实在冻的受不了,找一家客栈,买了点东西,顺便暧和了一下。

       天差不多快黑了,遇到了我们一起的两个大学生,他们去拍夕阳去了,扛着三角架子往回走。又接着在村子里漫歩,村子里除了四周的大路是看起来是专门除过雪的,祼露着柏油路,其它地方,都是白茫茫的雪地,沿着我们来时的路一直向东走去,这样我就差不多围着村子转了一圈了,找到进村时看到那些小雪雕,以及最后我们停车场的地方。去各个小胡洞转转,找到了一个个特别便宜的饭店,位置很偏僻,门口挂着一个牌子,我被这里的菜价吸引了,都是十几块钱,二十几块钱了,比我们在农家院里饭菜便宜多了。我特意拍下相片,记下位置,我觉得吧,司机是专门找贵的地方吃饭,好有提成啥的,一切都是为了钱,像这样的饭菜,难得啊。离开之后我想想还是不放心,又回头跑到那一家转了一圈,一直也没有看到有人,本来我是想看看到底哪里我们住的地方,一个人一晚上到底多钱呢,最终也没有看成。在路过有一个中国海事的二层小楼,去院子里溜达一下,也没的看到有人。眼看天要黑了,我就返回了。

         几个人围着桌子就开始上菜了,差不多快吃完的时候,我们的司机才回来,也没有吃多少东西,期间我偷偷的告诉丁雨名东边有更便宜的,丁雨名说不要声张,知道就好了。饭毕,沐尘又去拿着相机以及三角架拍星星了,不知道独自去了哪里,我去找邮局,客栈老板告诉我了大致位置,我出门沿着门前的路依旧向南走去,到了刚才走的大路口后,我才向东走去,为了找厕所,多转了几条衔,实在是没有公厕,我去了一个农家院那里,冻里不能行,解了解手,也就离开了,回走找的时候,看到了许多大型雪雕,像是找到了我们刚进村时看到的那些雪雕了,一个比一个漂亮,只是我手机太差劲,路上行人又少,我手机拍了几张,回头看到一大片雪雕,夜晚在各种彩灯的照射下显的特别漂亮,这里就像一个小冰雕大世界一样,我几乎小跑着到了一个广场里,看这里的标识,叫做七星广场,进广场下台阶的时候,刚好看到一个熟人跟我打招呼,过了会我才想来,是和我们一块的另一个车的几个人,只是他们没有几分种,就走了。广场里有冰屋,冰旅馆,冰厕所等各种场景的七八个,这些只是为了展示,只能用拍外景相片用,看内部的话,这些房子看起来太假,跟本不可能有任何实际用途,广场的东北角有一个很大的大滑冰道,刚好有两个游客在那里玩,我帮他们拍了些视频,他们也帮我录了些视频,我特意把这个相片发给了我的几个朋友了。
        沿路一直南走去,过了路边雪雕后,终于在一个比较昏暗的地方找到了邮局,还好他们开着门,见到有几个游客正在写明信片,邮戳大的一个章五块,小的一块,我买了一本60的明信片,还特意问问,他们几点关门,他们说,昨天八点多,什么时候没有人,什么时候就关门。这是我见过的第一个关门时间不定的邮局。我就开始往回走,工作人员特意问问我住在哪家,我报了客栈名,工作人员给我讲了一下大体上的路线,回程的路上,我走在一个学校的东侧,一个几乎没有灯光的小路,学校的不知是什么音乐在一直的放着,让人觉得有点吓人,沿关我下午傍晚转的路,还是找到了,只是让人冻的不轻。

       回到客栈的时候,番英明刚吃过饭,拉着我们一路的沐尘在喝啤酒,说是他拍星星太执着了,很佩服他,以后一定能成大事,我把羽绒服帽子脱了,围巾去掉,陪着番哥喝了两瓶酒,并且一要求下,加了微信,认识一场不容易。我们就相互加了,我又在微信上联系了几个人寄明信片,打算再次去一次邮局,沐尘和丁雨明也不去,司机说可以明天出发的时候特意路过那里,让我们寄寄明信片,我坚持还是独自出发,客栈老板怕不安排,让我有事一定打电话,晚上找不到可以接,我一路小跑的到了地方,才发现人家刚关门,死活也不开门了,我只好在附近转转,从邮局西侧的路向南走去,一直找到一个景区的路口,我看着没意思了,除了几个雪雕,没有别的了,也就原路返回了。
       回房后,番英明还没有睡呢,他玩手机,我用手机搜了些明信片寄词,写给了几个故娘七八张明信片,一下搞到了十一点多,我才睡觉。

 旅行的地方累计旅行过县市花费累计花费行程累计行程景点累计走过的景点
1

109

152
 18452200
 47832公里5
220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个人简介
名字:李中华
网名:疼痛的风景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在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fxkj168@126.com
旺旺: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2004在技校学习电脑,之后致力于网络营销,网站建设的研究,是一个电脑爱好者(建过各种网站,会有各种常见软件,收集7000G资料免费分享给网友),一个户外爱好者(孤身一人走遍了至少百度之20的中国),一个摄影爱好者(本人的旅行相册超过2.4万张),本站的游记只保存一些有代表性的相片,更多相片请到网站个人相册页面里查看
本站访客统计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网站分类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215
  • 页面总数:3
  • 分类总数:3
  • 标签总数:111
  • 评论总数:12
  • 浏览总数:21655
友情连接
我走过的那些地方
文章归档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

豫ICP备13008925号-1